jjdf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徐志摩的诗 轻轻的我来了 东北话版 谁能给翻译下 ... >>

徐志摩的诗 轻轻的我来了 东北话版 谁能给翻译下 ...

东北话: 鸟悄儿的我走了,正如我蔫巴的来; 我得了八嗖的招手,磨叽西天的云彩。 那泡子边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媳妇儿; 波光里的倩磴儿,在我的心头固用。 埋了巴汰的青幸,油了巴几的在水底赛脸; 在康河的旮旯里,我甘心做一把蒿子。 那榆吟下...

鸟悄儿的我走了, 正如我蔫巴的来; 我得了八嗖的招手, 磨叽西天的云彩。 那泡子边的金柳, 是夕阳中的媳妇儿; 波光里的倩磴儿, 在我的心头汩涌。 埋了巴汰的青幸, 油了巴叽的在水底赛脸; 在康河的旮旯里, 我甘心做一把蒿子。 那榆荫下的一座...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jjdf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